2017年07月12日 星期三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會員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NEWS CENTER 新聞搜索:
搜索

揭開信鴿比賽亂象

時間:2017-07-12  來源:新民周刊  作者:薑浩峰   發布人:甘忠榮  
分享到:

       揭開信鴿比賽亂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新民周刊:揭開信鴿比賽亂象
      2017-06-06 12:19 作者:薑浩峰來源:新民周刊 編輯:常磊
“緊急通知!這是緊急通知!”奔走相告,手機微信、短信、電話齊齊上陣。5月22日開始,在上海市信鴿協會會員間,關於驗鴿的緊急通知就流傳開來。
 上海市信鴿協會在其官網上發布《關於對一歲鴿前1001名至1100名信鴿驗鴿的緊急通知》,同時要求會員保持手機暢通,以便用電話通知大家到位於虹橋路的信鴿協會辦公室驗鴿。
 事情的起因,源於5月1日上海市信鴿協會舉行的第十六屆一歲鴿特比決賽。當天淩晨,從距離上海西北650公裏左右的放飛處放飛參賽信鴿。由於出現諸多疑問,信鴿協會已在5月10日前對排位前1000名的絕大多數信鴿進行了驗鴿。
 《新民周刊》記者查閱上海市信鴿協會官網,發現當天比賽的信鴿報到排序表上,第一位序和第三位序都是李香的信鴿,而第二位序和第四位序則屬於張耀青。從李香足環號160460972的信鴿於16點36分14秒歸巢,到第四位序張耀青足環號160461257於16點39分30秒歸巢,前後相差不到4分鍾。接下來,排在第五位序的趙其軍足環號160463996,則要到17點27分59秒歸巢。換言之,第五位序鴿子歸巢時間比第四位序足足慢了近50分鍾。
 “太不可思議了。”5月23日下午,記者采訪到一位鴿友如此說。這位從十多歲開始養了大半輩子鴿子的鴿友,作為上海市信鴿協會的會員,今年也一如既往地參加了一歲鴿特比。在他看來,本次一歲鴿特比,放飛賽鴿的地點在距離上海西北650公裏左右的指定地點,特別是從當天的風向上看,正常情況應該是寶山、崇明等地的賽鴿先歸巢。李香、張耀青的鴿巢都在浦東。浦東的賽鴿先歸巢,且領先近50分鍾,是一樁怪事。

  而這一切,都與頭獎45萬元的歸屬,以及其他名次獎金分配有關。

  調查小組的成立

  比賽結果一經公布,參賽者,特別是前1000名參賽信鴿的主人中,許多人嘩然失色。

  寶山區的鴿友最為激憤。“前四名兩人瓜分,領先50分鍾!寶山的鴿子還沒影,他浦東的竟然已經飛回來了。”多名寶山鴿友向記者反映。其中一位透露:“就算作假,李香和張耀青也有點過分了。畢竟,一歲鴿特比並不是僅僅看誰先歸巢誰就一定贏,還要計算一下各自鴿巢與放飛點的距離,會有一定的抵扣。比如等寶山的鴿子歸巢了,他馬上宣布他的浦東鴿子歸巢了,即便時間上他的鴿子是後歸巢,贏家還是他。可這次,有點搞笑了,竟然早到得那麽不可思議,也不想想正常鴿子的體能會有這麽好嗎?開句玩笑,就算吃了興奮劑也沒那麽厲害吧?”

  在接受《新民周刊》記者采訪時,上海市信鴿協會副會長許智勇先生說:“5月1日比賽一結束,市信鴿協會就接到許多會員的來電,還有人從其他相關渠道反映問題,主要針對今年第十六屆一歲鴿特比大獎賽的名次提出質疑,市鴿協高度關注。5月2日上午,市信鴿協會召開了專題會議,之後立即成立專題調查小組,由張惠民會長和張雷秘書長牽頭,成員還有副會長我和戴建民,還有法務部部長李雪林。”5月3日,市信鴿協會向公安機關報案,並將情況通報了中國信鴿協會和上海市體育總會。按照許智勇的說法,此事必須通過司法途徑,申請立案調查。

  在報送上海市體育總會和中鴿協邢小泉秘書長的情況報告中,上海市信鴿協會都提到了——本次一歲鴿特比大獎賽最終成績將在調查結果確定之後公布;對本次大賽前1000名信鴿在5月3日起的一周時間內進行全麵驗鴿。送驗的鴿子,可以送到虹橋路市鴿協總部,也可以送到寶山、浦東、楊浦、崇明、嘉定等區信鴿協會。

  為何鴿友強烈質疑的是排位第一至第四名的李香、張耀青的四隻鴿子,而市信鴿協會卻要對前1000名信鴿進行驗鴿?

  不驗不知道,一驗嚇一跳!

  根據市信鴿協會5月10日公布的驗鴿情況,應驗的1000羽信鴿中, 51羽未前來驗鴿;送到鴿協驗鴿後經查有問題的羽數為71羽。

  “發現了這麽多問題,覺得,應該趁著這次大賽出問題的機會,一舉解決多年來存在的問題!”許智勇對記者表示,“於是市鴿協決定,由於時間問題未能及時驗鴿的前1000名,也就是那51羽未前來驗鴿的鴿子,可於5月12日、13日來驗鴿。事實證明這些鴿子裏也有問題。之後,又著手對1001名到1100名的鴿子進行驗鴿。”

  5月16日上午,四十餘位上海鴿友代表到市鴿協進行懇談。鴿友呼籲整治上海鴿界亂象。張雷秘書長現場表態稱:“會借此次事件,一查到底。”

  調查小組成立後,要求對已經參加其他比賽未能將鴿子送驗鴿點的會員,向市信鴿協會辦公室提交該項比賽競翔單,如鴿子歸巢,需將鴿子在指定時間內送市鴿協驗鴿;如未歸巢,協會會翻查有關記錄進行核實。還對鴿子已賣他人者,進行了驗鴿規定,對有舉報的鴿子,更是要一查到底。

  有鴿友向記者反映稱,此次一歲鴿特比決賽,涉嫌AB棚手法作弊,B棚可能設置在江蘇江陰至泰州一帶,比放飛點距離上海近,真正的幕後鴿主另有其人,李香隻是參賽名。

  許智勇亦向記者表示,此次比賽,李香和張耀青隻是居於幕前者,掛名而已,幕後還有其人。至於涉嫌作弊情況,許智勇認為,需要等調查結果出來後才能準確表述。

  離奇的死亡事件

  作為鴿子位序排在第一至第四位的李香、張耀青而言,如何驗鴿,如何麵對上海市信鴿協會的調查,包括在信鴿協會報案後如何麵對公安機關調查,都成了一道道需要邁過的關卡。

  截至記者發稿,張耀青仍沒有前往市信鴿協會送驗那兩羽位序在第二、第四的鴿子。更離奇的是——李香宣布他的鴿子死亡!按照鴿友們的說法是——李香的第一名和第三名鴿子離奇“自殺”死亡。
  一些鴿友認為,在對位序排在前1000位的鴿子進行驗鴿,特別是對前50名進行驗鴿,並查處為數不少的問題鴿的時候,本次比賽矛盾的焦點——李香、張耀青的那四羽鴿子竟然都沒有前來驗鴿,是很不公平的。“鴿協對前四名成績的質疑並未作出正麵回應,也未公布71羽問題鴿名單,顯然,鴿友對這樣的結果並不滿意!”來自寶山區的鴿友們如此表態。

  許智勇則表態說,調查需要時間,既然報案,有些情況需要公安機關出麵調查。《新民周刊》記者向許智勇求證李香鴿子“自殺”問題,得到的消息是——李香確實宣布鴿子死亡。

 “你想想看,既然他的鴿子號稱第一個飛回上海,肯定是健康得不得了的鴿子嘍,那怎麽回來以後就死翹翹了呢?”有鴿友對記者表示如此看法,“這如果不是心虛,還會是什麽情況?”

  在許智勇看來,調查結果絕非一蹴而就。從5月2日至今,許智勇和上海市鴿協的同仁,幾乎每天都加班到深夜。“鴿協就這麽靠十個人,白天上班,晚上加班,全在做工作。”許智勇感歎,“但在問題徹底查明之前,還需鴿友們理解。否則,‘一百個人一百個主意’,實在不知道該如何立即解決此事。既然已經報案,請相信公安機關能夠徹查。”

  在記者采訪到的那位資深鴿友看來,李香的兩羽鴿子被主人“賜死”,一點都不奇怪。“據我所知,早在這次一歲鴿特比決賽之前,李香就現場追加‘買單’,也就是說,如果李香的鴿子最終贏了,必然拿到所有的可以拿到的獎金。”這位鴿友向記者解釋,“包括張耀青的鴿子也是‘全買單’。這也就是為什麽有人懷疑李香、張耀青是連襠模子,事先可能講好的——瓜分第一至第四名。”

  此位鴿友所言與許智勇所言不謀而合。許智勇說,李香、張耀青背後還有人。

  至於李香宣布死亡的鴿子,到底是否當天參賽的鴿子,還是AB棚中的兩羽,由於目前調查仍在進行中,記者尚不得而知。但鴿友們推測——假如真是正常比賽時第一個飛回和第三個飛回的鴿子,一定是健康強壯的鴿子,怎麽可能這些僅僅一歲的鴿子,在驗鴿前不明不白地死了呢?可許智勇確實證實——李香送來了兩隻宣布死亡的鴿子的足環。

  本次一歲鴿特比決賽發生這樣莫名其妙一頭霧水的事件,並以李香宣布鴿子死亡而達到事件的高潮,這並非偶發現象,近年來的信鴿比賽往往有貓膩。

  許智勇用“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”來向記者說明信鴿比賽近年來的問題。

  “大約十年前,也曾經出現過一件怪事。”資深鴿友告訴記者,“那一次也是正式比賽。放飛地點在福建江西交界處,不過方向上算是在上海的西南部以外。那一天,放飛地的天氣有些霧蒙蒙的,但裁判員判斷仍可以放飛,於是就放飛了。”

  資深鴿友回憶,放飛以後,原本當天能夠返巢的鴿子,左等不來,右等不來,直到第三天,才等到信鴿回滬的消息。然而,後來又有人舉報說,這鴿子不是從放飛地直接飛回來的,而是被浙江某地的人撿到,根據足環信息打電話給上海的鴿主,同時對方稱,可以把鴿子送到上海,前提是從獎金裏分錢。“看樣子,撿到鴿子的浙江朋友也是懂鴿子的。”鴿友如此向記者解釋。他回憶,當時接到浙江朋友電話的鴿主立即舉報了此事。最終,當時這次信鴿比賽以取消比賽成績,參加比賽的鴿子均分獎金作為了斷。

  巨獎造成的問題

  在5月16日一幫鴿友到上海市信鴿協會懇談時,提到一個主張——希望信鴿協會發揚慈善傳統,另一方麵,鴿友也希望上海信鴿協會一定要吸取教訓,製定出嚴密的比賽製度,保證今後的比賽不出現作弊現象,還上海鴿友一個公平的比賽環境。

  《新民周刊》記者查閱了本次一歲鴿特比大獎賽的規程,發現獎金分配是以售出的足環數量決定的。至3月21日,本次大獎賽售環結束,共售出14501枚足環。按照賽事規程,比賽錄取1000名,前三名獎金(含稅)為——冠軍45萬元、亞軍33.75萬元、季軍22.5萬元、第四名8萬元。

  資深鴿友向記者戲言——本次調查如果最終清理掉一些違規的問題鴿,那麽他那原本排名一千一百多名的鴿子,有一絲可能進入1000名以內。記者查閱獎金分配標準,第701-1000名,各可以獲得1800元。

  從第五名的7萬元,到第1000名的1800元,各自獎金逐級下降。

  那麽,這麽大一個獎池,其高達百餘萬元的總獎金,到底從何而來呢?

  “每個足環300元,14501枚足環,就是4350300元,外加參賽鴿友可以‘加注’,最終的獎池額度更大,足以支付獎金和比賽維持費用。”黎先生說。

  那麽,如何驗證買了足環的鴿子是一歲鴿,是唯一的那隻與足環編號對應的鴿子呢?

  記者調查發現,其中確實有漏洞。譬如網上有賣幾種台灣地區產的套環器,數百元至數千元不等。

  套環器的用途,就是在於改變鴿子的身份。一種呢,就是騙。將當年的成鴿套上國內名家鴿子的足環,高價出售,坑蒙拐騙。”還有一種,則是為了參加信鴿協會的比賽,比如用老鴿子冒充一歲鴿或者幼鴿,“以大欺小”。還有諸如自家幼鴿錯過了上腳環的時機,於是用套環器去作假,或者自家種鴿不慎死亡,其足環棄之可惜,就用套環器生拉硬套之。

  “不管怎麽一種情況,套環器確實增加了鴿子的痛苦。”資深鴿友告訴記者,“在改變鴿子身份的同時,許多鴿子的腳受傷,特別是強子部位受傷,輕則腫脹,重則一隻鴿子作廢。”有著幾十年養鴿曆史的他覺得,這樣為了自身利益而使用套環器,太殘忍。

  然而,如今一些參加信鴿比賽的人,為了謀取名次和不當經濟利益,無所不用其極。即便如今信鴿協會用上了電子環,但在一些鴿友看來,因為防偽標識做得還不夠精到,造成了弄虛作假的狀況屢禁不止。

  記者在查閱上海市信鴿協會網站時,發現《2017年上海市第四屆幼鴿特比挑戰賽比賽規程》中,就有一條——使用電子掃描鴿鍾報到具有方便、快捷、省時、省力等特點,但受客觀因素製約,可能會發生異常情況,參賽鴿主必須具有承受使用電子掃描鴿鍾的風險,如操作不當、停電、通信不暢、數據傳送緩慢、數據丟失、漏掃以及電子環丟失、損壞等,導致參加比賽的失敗,所產生的後果,責任自負。

  “這一點,從正麵理解,可見電子掃描鴿鍾可能會有失誤,但從反麵來理解,絕對有空子可以鑽!”一位寶山區鴿友對此直言。

  探看這次幼鴿特比挑戰賽,獎金亦是不菲——“如果報名售環數不滿1萬枚,前三名鴿主獎金分配方案為:第1名20萬元,第2名 15萬元,第3名 10萬元。其餘錄取名次的獎金數視情作適當安排。如果報名售環數在一萬羽以上(含1萬枚),前三名鴿主獎金分配方案為:第1名25萬元,第2名 18.75萬元,第3名12.5萬元。”

  《新民周刊》記者調查發現,因為獎金額度較大,近年來,信鴿比賽涉嫌舞弊的情況時有發生。最近的例子是江蘇省泗洪縣信鴿協會於5月17日發出的一份處理決定——有鴿友反映此次比賽劉保作弊,協會隨即要求重新驗鴿,但劉保拒不配合,協會認定作弊行為屬實,對其作出取消成績,退回獎金,並且禁賽三年的處罰。

  賽鴿職業化到底路在何方

  資深鴿友向記者回憶,2000年左右,上海市信鴿協會舉行的特比,最早收費是每羽100元,後來漲到200元,再後來又漲到300元。這樣的比賽,確實吸引了許多鴿友參賽。但另一方麵,由於獎金額度越來越大,也被一些另有所圖的人盯上了。

  去年,西安鴿友胡長根曾發表文章《中國鴿界誰在推高比賽獎金》,其中寫到,北京某鴿賽2016年獎金為4.5億。這麽算來,上海這次的一歲鴿特比總決賽的獎金額度,算得上小巫見大巫了。

  胡長根指稱,當次北京那個鴿賽,“有一位鴿友,給其30羽參賽鴿下了980萬指定鴿注。還有人爆料這都不算什麽,2015年北京開創者大獎賽的最大贏家,一羽鴿子奪得鴿王桂冠,為他贏得3000萬獎金和勞斯萊斯車一輛。”

  貴州紅楓賽鴿中心負責人聶一一女士則說:“當賽鴿運動與巨額獎金掛鉤,並被大家在互聯網裏爭相吹噓得天花亂墜時,它的前景,已經危矣!”

  在從事法律工作的貴州鴿友甘忠榮看來,賽鴿運動有淪陷成賭博的風險。而這一點,是與賽鴿職業化的初衷背道而馳的。“千公裏比賽是歐、美乃至亞洲日本等賽鴿強國的熱門賽項。如今的比利時、荷蘭、德國、英國的700公裏到1000公裏賽鴿也是欣欣向榮。無獎金刺激,愉快參賽、心態平和。”甘榮忠先生說,“信鴿比賽本是廣大信鴿愛好者參加的群眾性體育活動,不是賭博,更不是貴族運動。信鴿運動促進人與自然和諧相處,應以現代社會時尚、高雅、文明、健康的生活方式為主線開展信鴿比賽。但是,所謂的一些職業賽,成為有錢人、富豪的比拚遊戲,貓膩叢生。這樣的比賽早已背離了養鴿、賽鴿的初衷和高尚情趣!”

  甘忠榮希望中國國歌有朝一日能在國際信鴿奧林匹克大會奏起!“擺在麵前的頭等大問題,是盡快與國際接軌,落實奧林匹克鴿王評選製度,接洽中國賽鴿出關問題,盡快讓中國的好鴿子登上世界鴿壇最高榮譽殿堂。” 甘榮忠此說,無疑是給一歲鴿子引起的這一次專題調查以另一個維度的解決辦法。

  鏈接:中國信鴿市場

  我國信鴿(賽鴿)競賽運動屬於群眾體育運動項目,由國家體育總局社會體育指導中心主管全國信鴿活動,委托中國信鴿協會負責組織實施。1997年1月,中國加入國際鴿聯。之後,每兩年都要組團參加國際鴿聯會議和訪問有關國家。

  中國的信鴿市場有多大?爆出數字讀者朋友肯能不相信——年產值一千億元人民幣!

  1 光足環發行加上派生出的足環證,其年產值超過1100多萬元。中國大陸信鴿市場大約一年有一千億人民幣的產值,是全世界最大的賽鴿市場。

  2 目前全球從事賽鴿約1千萬人,中國有1百多萬人。

  3 鴿鍾生產初具規模。鴿鍾是信鴿競賽保證公正、公平、公開的重要器材。此項年產值達數億元。

  4 賽鴿公棚、賽鴿俱樂部如雨後春筍。2015年全國有賽鴿公棚 1600多家,參賽信鴿1000萬羽左右。賽鴿俱樂部1500多家,參賽信鴿200多萬羽。以2015年秋棚為例,最高的公棚獎金3900萬。

  5 我國是目前世界上擁有信鴿協會會員人數最多,組織體係最健全,管理製度最完善的國家。據不完全統計,截止2014年全國信鴿協會會員共有414200餘人,各級各類信鴿協會組織1300餘個。其中,省級鴿協31個,省級行業鴿協2個,地市級鴿協400多個,縣市級鴿協900多個。

  信鴿運動小貼士

  鴿子主要分為三大類,分別是觀賞鴿、廣場鴿和賽鴿,如何鑒別賽鴿是門很深的學問,站姿、手感、骨骼等都是鑒別的標準。

  現代賽鴿運動起源於十九世紀中期的比利時,經過近二百多年發展,賽鴿運動不但成為比利時的專利,而且經由鴿友及鴿係傳播到世界各地,因此比利時既是賽鴿運動發源地,又是現代賽鴿品種的“基因寶庫”。

  上個世紀80年代,中國的國家級信鴿組織中國信鴿協會成立,全國每年發行信鴿足環1000萬枚以上。全國正式注冊的信鴿協會會員達30多萬,僅每年舉辦的春秋兩季國家級賽事就放飛信鴿多達幾十萬羽。(記者|薑浩峰)


版權聲明:凡本網注明"來源:半月談網"的所有作品,均為半月談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任何報刊、網站等媒體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麵授權不得轉載、 鏈接、轉帖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布。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如需授權,點擊 獲取授權

          鏈接

新民周刊:揭開信鴿比賽亂象_半月談網

[email protected]

 

本篇文章來源於https://www.banyuetan.org/ 原文鏈接:https://www.banyuetan.org/chcontent/zx/mtzd/201766/228547

發表評論 共有 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